燃情小学生

疯狂杂食中,快要开学了

【狗血(?)】某

莫名其妙的超短片段 轻微的大天狗x吸血姬








大天狗努力稳住呼吸,移动肩胛骨磨蹭身后粗粝的石墙,让自己上半身立起来,足以保持跪坐的姿势。安倍晴明看在源博雅的面子上没有对他下杀手已经足够幸运,不可能再奢望他惦记自己的死活。暗红的血从断骨处一股一股溢出来,大天狗只用手将翅膀扶到正位上就耗尽了气力,肩膀被沉重的铁链压得塌了下去。

所剩无几的生命还在渐渐流失…再这样下去,等不到白晴明做完决定,就会结束了吧?

大天狗闭上眼睛,在脑海中艰难地回忆着佛经的片段,只希望这些前世用尽心思背下来的东西能让自己在最后一刻安然度过。

木头被碾压吱嘎的声音使他清醒几分。他用力睁眼,模模糊糊看见有人试图翻过马房的木栅栏进来,却因为个头太小无法成功。他不禁笑出了声,“爬不动的话,为什么不飞进来呢?”那人停了一下,真的呼扇翅膀越过门栏。影子在一片寂静中渐渐靠近,黑暗中渐渐露出一张冷漠而幼稚的脸。黑色的巩膜,金黄的眼仁,酷似蝙蝠的翅膀在背后微微翕动着。

奇怪的小女孩。安倍的式神吗?前来传达阴阳师的命令吧。大天狗勉强压住因为咯血而越来越重的呼吸,做出威严的样子:“怎么样?”

小女孩一言不发,渐渐地走近他身边,直到她走进方寸之间大天狗才听见她在含含糊糊地说:

“阴阳师…让我给你…新鲜的血……”

说完,她的手小心绕过闪着蓝光的锁链,冷冰冰地按在大天狗胸口,没等他回应,就被女孩托着脸封住了嘴。

浓重的腥味。女孩的脸冰凉地贴着他的脸颊,口腔却是温热的,把同样温热粘稠的血大股度到大天狗口中。大天狗一下没防备咽进去几大口,剧烈咳嗽起来,他把吸血姬推开,猩红的血顿时涌出来染红了女孩的的下巴,顺着她纤细的颏骨一滴一滴落到地上。事实上,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吸血姬盯着大天狗的脸一会儿又扑上来抱住他,快速舔他下颏上的血,在他反抗之前又给他黏糊糊地灌了最后一口。

“啊…啊!你这个……放肆!”

吸血姬惋惜地看着自己精心改小了的白色和服。领子上已经血迹斑斑。“浪费。浪费新鲜的血。”说完就若无其事地转身,以小女孩特有的姿态一蹦一跳地走开了。

大天狗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惊奇的发现伤口愈合了些许,那种游离在生死边缘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呵,这是那个小女妖施行治疗之术的方法?看来安倍暂时还不希望他就这么死在马棚里。

大天狗抬起手来拼命抹脸,像是拼命要把脸上的积热搓散似的,就这么昏睡过去。

第二天,安倍派遣式神将他秘密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将寮中擅长治疗的式神一并叫去不少。“那么,大天狗,我们最终还是决定不计前嫌。在场的各位就劳你们费心,尽力让这位大人恢复健康吧。”

大天狗撑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但要知道,他毕竟还是个年轻人。

他心里打着鼓,偷偷审视着房间里正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式神们。桃花妖,萤草,花鸟卷……

啊,昨天的女孩也在。

“随你们安排吧。”大天狗轻咳一声,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

“啊,老夫来晚了?抱歉抱歉,”骑着一只巨金鱼的猫脸老头爽快地呵呵大笑着从门外撞进来,笨头笨脑的金鱼把室内的桌椅扫倒一片才停下来,“作为赔罪,工作就全部交给老夫吧!”女孩子们欢呼一声散光了,留下惠比寿眯着眼睛笑着打量大天狗。

“那么,大天狗大人是吧?老朽可要冒犯了……”说着,他踢了一脚金鱼的背脊,慢慢向大天狗靠过来。“等一下、等一下!”惠比寿离他越来越近,近得大天狗能从那条傻鱼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惊恐万状的脸,“你不用冒犯…其实吾自己养伤就好,自己就好!”

“大天狗大人不用这么客气,不会痛的,”在大天狗惨叫出声之前,惠比寿拉着金鱼头转了一圈,“咕”的一声凭空变出一杆鲤鱼旗来。

“鲤鱼会给您带来好运哟~”老人哈哈大笑着离开了,剩下大天狗惊魂未定地轻轻揉捏着那几条小孩玩偶似的锦鲤,感到周身的力量渐渐回复着。

啊……好像不光是惊魂未定,还有点若有所失呢。


评论(4)

热度(17)